>>LOL坑底 EDG SSG MVP
meiko imp dandy
>>K莫 郑业成是小甜豆 戏曲竹马组
>>全职黄少黑篮黄濑中心 ALL黄是真爱
>>雷点低 叶蓝ALL叶天雷
>>刀剑三日鹤
>>奇迹常在水长流,不周山下与君逢

【全职/叶黄】 生病

>>小段子也来凑个热闹

>>日常砂糖向  OOC大约有

>>私设时间是两人退役后


字数:1426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


生病


生病的黄少天似乎比平时更有精力。叶修好不容易连拖带抱地把黄少天送进医院,作为游戏宅很少出汗的他也难得的汗湿了衣服。

还没喘两口气,那小祖宗又闹腾起来了,死活不肯打针。

“医生,我能不打针么?你看我病得也不是很严重,给我开点退烧药发发汗就好了,千万别让我打针啊!吊瓶也不要,药水凉凉地打进血管,难受死了!”

叶修搂着发冷的黄少天,动作是体贴的,言语是气死人的,“少天乖,打完针哥给你买糖吃。”

果不其然立刻遭到嗓子哑哑的黄少的反驳,“我操!靠靠靠,老叶你缺不缺,竟然把我当孩子哄!买你妹的糖啊,我现在是二十五,不是五岁!靠啊!”

叶修在一旁凉凉地道。“不是五岁就给我乖乖打针。还有啊,别老嚷嚷,嗓子哑了也不消停,真要说不出话了,哥我倒是高兴,免得被你的文字泡荼毒听力。”

“靠靠靠!叶修你个混蛋!我偏不听你的,我才不要打针。在小护士面前扒裤子打针太丢脸了!况且要不是你,我能生病吗?你个罪魁祸首现在倒在一旁说风凉话,混蛋!”说这话的时候,黄少天耳根可疑的泛起了一点红晕,后半截话更是小声得只有搂着他的叶修听清楚了。

“……”偶尔会害羞的黄少天缩着脖子红着耳根的样子让叶修忍不住想亲上去,要不是时机不对,他早这么做了。

被他俩遗忘在一边的医生也早就忍不住了,“你们是医生呢还是我是医生?听你们的还是听我的?你们俩赶紧给我拿了方子出去,省得在这里碍着我给后面的人看病。”

被医生的一句话说得尴尬的两人拿了方子抓了药回了家,医生到底还是没让黄少天打针。

吃了药,黄少天被叶修强行摁到被子里睡觉。正午的太阳晒得人昏沉,叶修关了荣耀,抱着睡过去的黄少天躺下,偷得半日清闲。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不可预知的,叶修没想到生病的黄少天可以这么闹腾。

也许是发汗惹得身体难受,黄少天睡梦中一直在不停地踢被子、翻身,叶修半睡半醒间被翻身压到自己身上的黄少天给闹醒了,他不得不把身边的人搂过去放好,还给黄少天掖好了被角。可没几分钟,被子再次被踢开,人也贴了过来,如此反复几次,叶修彻底没了睡意,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黄少天无奈地叹了口气。

叶修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盖过眼睛的细碎刘海被汗液打湿贴在额头上,轻颤的睫毛下双眼紧闭,白皙的脸因着发汗蒸得艳红,是与平时元气少年形象完全不一样的黄少天。感冒中的黄少天鼻子不通气,轻张着嘴呼吸着,身体发汗的难受感让黄少天无意识地发出细碎呻吟,呻吟声从微张的唇泻出,撩拨着叶修的敏感神经。

“小混蛋,你倒睡得舒服,哥可睡不着了。”叶修小声骂了句,探手贴上黄少天额头,试探着他的体温。也许是药效强,又或许是黄少天一贯身体还不错,此时已经退烧了。叶修收回手静静地盯着黄少天看了几分钟,没忍住托起他的脸,对着那微张的小嘴,吻了上去。

叶修吻得很轻很细致,就着黄少天微张的嘴探进了自己的舌,细细搅动,满满勾引,缠住黄少天的舌吮吸着,隐隐有没完全散去的苦涩药味在两人的嘴里扩散蔓延。黄少天的鼻子不通气,用来呼吸的嘴被叶修的吻占据着,有些缺氧的他难耐地发出更勾人的呻吟,带着些许软绵的鼻音,仿佛求饶一般有些可怜的意味。

叶修放开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急促地喘息着,意识开始清醒。黄少天做爱的时候不爱发出声音,难得听到黄少天如此情色意味的呻吟,叶修很是主动地又一次吻了上去,唇齿间又泛出呻吟声和水声。

这一吻罢,黄少天也彻底清醒过来,发软的手抵在叶修胸前,“靠,老叶你发什么情。差点闷死我。”声音还是哑哑的带着点虚弱感。

叶修拉高他的手把他压在身下,“既然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做点正经事吧。”


— tbc OR fin —


如果有时间,大约会撸一发R18的后续_(:з」∠)_

评论(11)
热度(58)

© 叶烦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