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坑底 EDG SSG MVP
meiko imp dandy
>>K莫 郑业成是小甜豆 戏曲竹马组
>>全职黄少黑篮黄濑中心 ALL黄是真爱
>>雷点低 叶蓝ALL叶天雷
>>刀剑三日鹤
>>奇迹常在水长流,不周山下与君逢

【全职/周黄】九重春色万年 章二

>>主CP周黄,副CP双花, 有叶ALL倾向,其他CP自由心证╰(*°▽°*)╯

>>章一



九重春色万年 


章二


黄少天甫一开口,就先数落了顿那个叼着杆烟拿狗尾巴草逗人,穿得像个客栈跑堂的一脸懒散没点正行的算命先生。

而正待在兴欣客栈的懒散算命先生叶修,似乎有感应一般,不住地打着喷嚏,直到张佳乐实在受不了黄少天的跑题,几次暗示明示地提醒他说重点的时候,才有所好转。

略去黄少天跑题的话语不表,这个算命先生和他的相遇始于一个包子,一个出自荣兴包子铺包大厨之手的鲜嫩大肉包。

“所以,黄少你是抢了人一个肉包子?”张佳乐好奇地问道。

“呸呸呸!小爷我怎么会抢他的,这是个误会误会!”黄少天紧紧捏着手里斟茶的瓷杯,怒道:“都怪那包子铺的包荣兴!要不是他把给那烟鬼算命先生准备的肉包子卖给了我,要不是他直挠头大呼糟糕,要不是他嘀咕着‘老大会不高兴的’,我也不会误会那个烟鬼的!”很明显是触到了些令黄少天感觉不爽的回忆,张佳乐扶额看着面前一脸恨恨的黄少天,在他连珠炮似的话语中,去掉些表达他不爽的大部分修饰词句,张佳乐终于把整件事情的始末理顺了。

黄少天去荣兴包子铺买肉包子,结果去晚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他眼疾手快地付钱买下来了,刚啃了一口,包子铺的掌柜兼大厨包荣兴就大呼糟糕了,黄少天不明就里,随口问了句,包荣兴说是准备拿去给老大的包子不小心也给一起放出来卖掉了,老大没吃到我做的包子会不高兴的。瞧见包荣兴直挠头的着急模样,黄少天好奇地问了句老大是谁?

这不问还好,一问可就真是把这事儿给抹黑了。包荣兴告诉他,老大名叫叶修,住在兴欣客栈里,老大可厉害了,文武双全,不但保护着这片区住着的小老百姓,还会看相算命,卜卦也特别准,连隔壁王大爷家猪下几个崽都能算出来,老大简直是无所不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少天听到包荣兴所说的,简直是惊呆了,他下意识就断定这个叫叶修的是个骗吃骗喝不学无术欺压百姓的小混混,还兼营胡说八道的看相算命。作为一个初次出远门的意气风发的小少年,这种事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黄少天当即就叼着肉包子奔去了不远处的兴欣客栈找叶修这小混混算账,完全没留意到身后包大厨的那句,“小包子,没想到你也这么崇拜老大啊,有前途!”

黄少天踏进客栈门口的时候,正听得一声清亮的女声,“叶修,你这个月的月钱我一定要全扣光!”

“哎,别别,老板娘你别激动,月钱扣就扣了,手可千万别抖啊,摔了那个烟杆子,我还得花半个月月钱去买一个。”叼着根狗尾巴草躺在客栈后院石条凳上晒太阳的叶修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从老板娘手里抢过了烟杆,重新把烟杆叼进嘴里,叶修觉得,再躺回去晒太阳似乎更惬意。

自进门来完全被当成透明人的黄少天,默默的怒了,“你这小混混简直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从女人手里抢东西!过分,太过分了!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这话刚一出口,不仅是叶修,连客栈老板娘陈果,俱是一脸惊讶。

陈果忙不迭道,“这位小兄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叶修是我这儿跑堂的伙计,并不是小混混。”

叶修倒是没反驳,只是饶有兴味地瞧着黄少天。黄少天脸色一肃,“掌柜的不用担心,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为民除害的,有什么事尽可以说出来,我定不会让这种只会榨取小老百姓血汗钱的败类在这里行事嚣张的。”

眼见这下误会大了,陈果很是头疼,“小兄弟真是误会了,叶修虽然放浪形骸了些,但确是个正经人,是我这兴欣客栈的伙计,绝不是什么小混混败类。那烟杆也的确是叶修的,只是这家伙嗜烟,弄得大堂里乌烟瘴气的,方才有了刚才的事,让小兄弟误会了。”

听到这话,黄少天面色一红,反省自己刚才的冲动之举,好像的确没弄清楚自己就给叶修强加罪名了,说不准真是误会,他略略低下了头,掩饰一脸窘态。不过他倒也没忘记包子铺的事,轻咳一声,开了口:“可那荣兴包子铺的大厨说叶修老大要收粮食才保护这一片的安定。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一听这话,没给黄少天留面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陈果心里还记着些礼数,没当场笑出声,不过脸色微红,想来也是憋笑给憋的。见黄少天还是一头雾水的模样,陈果解释道,“那包子铺大厨的话不必放在心上,想是小兄弟和他不相熟,他说话向来能把七分说成十分,他的话也就是字面意思,并没有深层含义。确实是因为崇拜叶修才叫他老大的。”

这下黄少天恨不得地上有个坑,把自己直接埋了了事。一旁笑得肚子疼的叶修,挑着根狗尾巴草去逗鹌鹑状的黄少天,直把他逗毛了,黄少天红着脸抬头冲着他嚷嚷:“叶修你笑什么笑,笑够没笑够没笑够没!”

“没。”叶修这话差点没把眼前的少年噎得背过气去。陈果看不下去,拿了块抹布丢了叶修一脸,叶修才收了收笑声,但嘴角还有一丝促狭的笑。

黄少天现下站在客栈大堂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倒是叶修出言打破了这局面,“既然来了,不如今天就帮我开个张。我给你算上一卦,准了给我五个铜板,不准再来算一卦如何?”

还没等黄少天应承下来,叶修就掐指默算,虽说是算卦,但叶修并没有像其他算命先生一样,掷铜钱或是卜龟板,黄少天耐心地等着,倒是很好奇他会说些什么。

不多时,叶修说开了,“卦象所示,你无缘殿试。而且吧,我看你面相,考武状元比考文状元中举的机会更大。这卦象不太好啊,为了安慰你一下,哥决定再给你次卜卦的机会,落榜之后欢迎再来啊。”

“叶修你!混蛋,你分明是故意的!要是我真落榜了,一定过来拆了你的摊子。”黄少天气呼呼地撂下话走了。



TBC


评论(2)
热度(6)

© 叶烦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