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坑底 EDG SSG MVP
meiko imp dandy
>>K莫 郑业成是小甜豆 戏曲竹马组
>>全职黄少黑篮黄濑中心 ALL黄是真爱
>>雷点低 叶蓝ALL叶天雷
>>刀剑三日鹤
>>奇迹常在水长流,不周山下与君逢

【全职/周黄】九重春色万年 章一

=A=好久没更自己的LFT了,之前的坑还没填完,我又跑来挖个新坑。

新坑的大纲基本写完了,这篇尽量做到日更,尽量在自己开学前更完。(TUT要给自己来点压力!)

新坑的关键词: 古风   玄幻   大约很逗比 

主CP周黄,副CP双花, 有叶ALL倾向,其他CP自由心证╰(*°▽°*)╯

废话了这么多_(:з」∠)_下面放正文♪(^∇^*)



九重春色万年



章一


春始来,雪消融,疏风微卷拂来盎然春意,飘红点绿,到处十枝五枝花,浸染春色。春意甚浓的日子里,因着春闱会试,京城里裹挟着疏淡的水墨气息。会试院所大门一闭,依着规矩,次日方可开启。不想今日,倒是破天荒的在闭门两个时辰后,院门咿呀着打开。

黄少天刚迈出院门,领着他出来的两个监生赶忙合上了门,匆匆离去,只留待黄少天在门外,一脸郁郁地盯着紧闭的大门,像是要把院门瞪出个洞来,可惜院门的红木厚实,把他的视线和怨念阻隔在外,安坐在院里的监考官员丝毫感觉不到。

黄少天无奈地挠挠头,眼下这情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本想着最惨不过名落孙山回家被老爹数落一顿关几天禁闭,可现下自己这场策问答卷还没写完,已经被考官大人给“请”出了考场,且先不说中举无望,就今天这事儿该怎么跟老爹交待呢?难道真要告诉老爹,自己写答卷写得太过潇洒,还没写一半就把五张宣纸全部塞得满满的,尔后向监生索要宣纸时因为话太多,被忍无可忍的考官大人以扰乱考场纲纪为名给“请”走了。

“要真这么说的话,估计老爹会直接让人把我的嘴封起来,”黄少天一想到他老爹板着一张脸冷笑,露出森白的牙齿的样子,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我看我还是先去将军府跟表哥老实交代吧,有表哥帮我,至少能留个全尸。”打定主意的黄少天朝着将军府走去。

许是今日黄少天确实时运不济,还没走出几步,他就被一股大力迎面撞了上来,往后倒的时候,黄少天狠命拽着右手摸到的一片衣袖,结果没能稳住倒下的身体,反倒将被抓住衣袖的人一并扯倒在地。

“哎哎哎,我说你搞啥呢?别愣着,先给我起来,别压着小爷我。”黄少天嚷嚷着抬头看了一眼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咦!张佳乐!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搞啥呢跑这么急,撞死我了。”

被称为张佳乐的那人许是来的时候跑太急了,话还说不上来,直喘气。待得两人都从地上爬起来,才顺了口气,“黄少,是你啊。你怎么也在外面?今日不是考策问吗?”

“呃,总之一言难尽啊。先不说我了,你呢?”黄少天搔搔脑袋,露出了点尴尬的神色。

张佳乐看起来心情不佳,也不曾察觉少年的尴尬,哭丧着脸对着黄少天,“我也是一言难尽啊。唉,我昨天才到的京城,前两趟考试没赶上,本想着今日能去考策问,结果早上书箱不见了,我找了半天。刚找到我就急着跑来了,没想到还是没赶上。”

黄少天安慰地拍拍张佳乐的肩,顺便拉他转到旁边的茶寮,“来,先喝杯水,慢慢说。你怎么会昨天才赶到京城?”

张佳乐接过茶盏就一口气喝干了,“唉,这得从头说起。第一次考会试的时候,阅卷的考官是个老学士,我那种百花式的文章写法被认为是不知所云。第二次来考会试,顺利地考完了,结果卷房起火,烧了部分卷宗,我的那份被烧得一干二净。如果说是时运不济,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我这都是第三次进京赶考了。来的路上遭了风寒,在一个小镇医馆躺了半个月。”

黄少天原本还在为自己这次会试的事懊恼,这下张佳乐的遭遇让他咋舌,这已经不是时运不济的问题了啊,这就是命好么!黄少天张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眼前的人。

不过大约是说出来之后,心绪稍微稳定了,张佳乐也没再哭丧着脸,只是有些泄气,“也许是命吧。两年前我遇到个算命先生,先生说我命格里官禄这一命宫窄而不正,没有高中做官的命。当时我还不信呢,那算命先生只是笑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还说我以后就会明白的。”张佳乐叹了口气,话里虽是有些认命的口气,可任谁知道自己命格如此,也没法做到完全不在意。

命格一说张佳乐亦不是不信,只是不愿信,不尽信,被批言说穿一世的命运,有些残酷的事原本被包裹在内却霎时被翻了出来,摊开在眼前,他自然是不信,非但不信,还要逆着这批言来考功名,憋着一股劲儿来证明他绝非如同批言所示,可一再的打击,没法不让他泄气。

黄少天见张佳乐这副模样,砸吧下嘴,心道,这么听起来,感觉自己好像也没那么不幸。为了安慰眼前的人,黄少天把自己的遭遇也说了出来,末了还抬手比划了两下,威胁道,“这么丢脸的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要是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啊!”

张佳乐见他掩饰着尴尬装出的一副凶巴巴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黄少你可真是,第一人啊!我还没听说过会试院所闭门后不到时辰就开的先例,敢情你可真算是第一人了。”

“哼,有什么好笑的!”黄少天耳根都羞红了,飞了个眼刀直戳对面的张佳乐,“啊,说到算命先生,我前几天也遇到了个。”

“黄少你这话头转得也太快了吧。”果然没逃过好友的揶揄,不过张佳乐也没再逗他,静静地喝起了茶,听黄少天讲他的遇到的算命先生。



TBC


评论(3)
热度(5)

© 叶烦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