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坑底 EDG SSG MVP
meiko imp dandy
>>K莫 郑业成是小甜豆 戏曲竹马组
>>全职黄少黑篮黄濑中心 ALL黄是真爱
>>雷点低 叶蓝ALL叶天雷
>>刀剑三日鹤
>>奇迹常在水长流,不周山下与君逢

【全职高手/叶黄】 相遇乃离别之始(上)

>>之前脑洞的叶黄,第一次写本命CP的对手戏,写得略OOC,大概是窝不够嘲讽所以总感觉叶不修大大写得不够带感_(:з」∠)_

>>私设有  本文设定荣耀只是普通网游,不存在职业联盟和战队,就当是平行世界来看吧><

>>希望有人喜欢这样的叶黄吧TUT



相遇乃离别之始

 

叶修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是在警察局。

警局禁烟的规定让叶修无可奈何地将手里的烟盒塞回了口袋。虽然是第一次蹲警局,叶修丝毫没有紧张感,反倒是冷静地靠在长椅上等候警官的盘问。等得无聊的叶修,扫了一眼周围,都是和他一起被逮进警局的,刚才警察临检,呼啦啦地在网吧一条街逮了大堆的未成年网瘾少年,至于叶修他自己,则是因为没身份证当网管被逮了进来。

被逮进来的少年少女都是一副局促的样子,大概都在担心一会儿被家长领回家,免不了受顿罚,有几个第一次被逮的女孩子,已经在一旁红着眼圈,轻轻啜泣着。

此时还冷静着的,除了叶修,还有个坐在长椅另一端的少年。少年有着一张清秀白净的脸,清清爽爽充满着阳光气息,看起来像是在操场打篮球的中学生,而不是坐在警局的网瘾少年。尽管现在是在警局,少年依旧没有颓丧的感觉,而是咋咋呼呼地安慰着旁边轻泣的女孩子,说着冷笑话逗乐。

叶修望过去的时候,少年正在做一个高难度的鬼脸,大眼睛变成了斗鸡眼,鼻子皱起,嘴巴还被手指扒开,很丑,叶修默默地点评了这个鬼脸。不过少年身边的女孩子明显很吃这招,破涕为笑,少年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嘴角翘起漂亮的弧度,笑容大大的,很阳光,整个人像是个会移动的闪耀小太阳,肆意地张扬着放射着最温暖的光线。

还是个不知烦恼为何物的少年啊,被笑意感染的叶修倚回了长椅上,视线仍不时地扫到少年身上,少年几乎一直在笑着,偶尔几下没控制住声音,变声期略带沙哑的笑声断断续续传入叶修耳中。

直到警官盘问到少年,才打断了少年的笑声。

“名字?”警官捧着个小本子简单地做着笔录。

“警察叔叔你是问大名还是小名?还是都问?我大名叫黄少天,小名叫天天,啊,对了,我的游戏ID叫流木……”

眼见着少年还打算继续讲下去,警官赶忙打断他,问了下一个问题。

“职业?”其实这个问题问了也是白问,这名叫黄少天的少年一看就是个中学生,警官已经准备把学生两个字写上去了,但是少年的回答,却让他哭笑不得。

“职业啊,剑客呀。哎,我跟你说,这个游戏里的剑客真带感的,近战打击感超强,可帅了,打起架来超爽的。叔叔你没玩过吗?没的话我教你啊,这游戏操作挺简单的……”少年噼里啪啦的一堆对游戏的介绍,听得他脑袋嗡嗡直响,跟放鞭炮似的,还特么不是单响炮。

除了警官,一旁的其他人也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哈哈。”突兀的一声笑,叶修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这小屁孩太逗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给我坐好了。”那警官把火撒在叶修身上,回头狠瞪了他一眼,叶修无辜地耸耸肩。

警官轻咳一声,把说到兴头上的少年的注意力扯回来。

“我问的是你的职业,不是你游戏里的职业,听懂没?”

黄少天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警官说道:“警察叔叔,我这年龄一看就是个学生吧,你看,我这衣服上还别了个我们学校的校徽呢。叔叔你的观察力不行啊,果然警察不如侦探啊,叔叔,你还是多看看侦探小说和动漫吧,唔,福尔摩斯探案集和名侦探柯南就不错啊,真的真的,我就经常看。”

“哈哈哈。”叶修又一次破功了,这次不止他,在他的起头下,旁边的人都在笑,有的闷头哼哼,有的笑出声,审问的严肃气氛瞬间被破坏殆尽。

刚被黄少天一席话打击到的警官,被这笑声笑得肝火直窜。

“这是程序,程序懂吗?”

“还有,我说你这带头笑的家伙,有什么好笑的,啊?待在警局了,你还笑得出来啊,关你个十天半个月的,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警官的矛头直指叶修。

叶修一秒敛去笑容,转头左右看看,“谁笑了?敢嘲笑人民公仆能力的,果断要关他个十天半个月啊。”说罢还一脸严肃地看向那警官。

警官已经濒临暴走状态了,这还让不让人好好审下去了。旁边的其他警官也憋着笑过来,赶忙劝住他拉到一边。

这场盘问最后在闹剧中草草收场,被抓的也多是些未成年网瘾少年,简单的笔录之后,都被家长领回家了。

最后走出警察局的,是叶修和黄少天。

没有人来领这俩回去,但是没有条例规定可以拘留他们,所以警局把这俩扫地出门了,他俩离开的时候,刚才审问他们的警官们和送瘟神一样,目送他们走出了警局才舒了口气。

唉,本来还想蹭顿牢饭,解决掉晚饭问题。叶修望着已然全黑的天色,不无遗憾地想着。之前在警局待了太长时间,烟瘾好像有点犯了,叶修点起一根烟叼着,整个人靠在警局门口的路灯下,昏黄的灯光在地上拉出道人影,形单影只,夜色中生出些寂寥。

黄少天在众警官惊恐的眼神里转回来,借用了下警局卫生间,之后慢悠悠晃出警局,看到的场景就是叶修靠在路灯下吞云吐雾,脚下还躺着几个烟蒂。抱着一种,大家一起进过警局,那也算是朋友了的心情,黄少天朝叶修走了过去,因为身量未完全长开,黄少天比叶修矮了一个头,他只好拍拍叶修的背脊。

“你是叫叶修吧?刚才听到的,应该没记错。我叫黄少天,是个高中生,你呢你呢?”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转过身来对着黄少天,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伸手将烟盒递给他:“来一根?”

黄少天摇摇头,哇哇叫到:“别别,我可不抽烟。我可是未成年人啊,抽烟是不行的,你可别怂恿我啊。你瞧着年纪也没比我大多少,怎么抽烟抽这么凶,哎,对了,你成年了没?没成年抽烟真不好。”

叶修瞧着这小鬼一脸严肃的样子,和之前咋咋呼呼的他判若两人,一脸的好笑,收回烟盒的手,伸出去摸了摸少年的脑袋,掌下是被晚风吹乱的头发,温热的触感传到掌心。他确实没想到黄少天是不抽烟的,一般来说,经常混网吧的网瘾少年有几个是不抽烟的?就算是抽不惯也喜欢叼着根烟装装成熟。眼前这少年,某种意义上,还是非常的有原则的。

“废话呢这不是。我当然成年了,比你大,来来,叫声哥听听。”

“切~”黄少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如他所愿地喊了声:“哥。”中学生大抵都觉得有个哥哥还挺不错的,至少独生子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

“真乖。”叶修执着地揉着黄少天的脑袋,手感挺好的,头发软软的像是家里小点柔顺的毛。

黄少天也不反抗,就这么让他揉着,只在一旁傻笑。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眼前这人是半个陌生人,但却觉得他没有丝毫危险性,反倒是相处起来很舒服。

俩人就这么呆了会儿,直到黄少天的肚子发出了抗议。

“哥,我本来是打算今晚在网吧通宵的,还特地和爸妈报告说是去同学家呆一晚上的,结果被逮来警局了,现在也不敢回去,能去你家凑活一晚上吗?”黄少天眨巴着眼睛,和叶修对视着,两眼写满了期待和渴望,像是路边乞求被领养的小狗的眼神。

还没等叶修回答,黄少天已经把自己定义成叶修可以蹭住的朋友了:“哥,你是一个人住的么?你该不会是住家里的吧?哎哎,要是你父母问的话,该怎么说?就说我是你同学?不行不行,年龄不对,那就学弟怎么样?哎对了,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学校的呢?”

看这家伙说得兴奋,叶修给他泼了盆凉水:“我说,哥好像还没答应让你借住吧?我可不想收留个小屁孩啊。”

泼凉水是会遭到反抗的,黄少天立马据理力争:“啊啊啊,叶修你太不人道了啊,好歹我们是难兄难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你看我们一起进警局,难是同当了,福还没共享啊!现在你就能眼睁睁看着我流落街头吗?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人性!”

“人性是什么可以吃么?”叶修叼着烟反问道。“况且,流落街头的又不是我。”

“靠靠靠,叶修你太过分了,你就这么对待未成年人的啊。我真是错看你了啊,还以为你是好人呢,没想到啊,简直是禽兽啊!你的行为真是令人发指!叶修太无耻了。”黄少天嚷嚷着,却仍是不放弃地拽住叶修的衣袖。

“你这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刚还叫我哥,现在就叫叶修了。来来,赶紧的,再叫声好听的,哥说不定就改变主意收留你了。”叶修好整以暇地瞧着拽着自己衣袖蹦跶的少天,实在是忍不住逗逗他。

“靠,占人便宜啊你。”黄少天不满地做了个鬼脸,“哥,你就收留我一晚吧。好不?”反正叫声哥也不会掉块肉,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是很能屈能伸的,而且有地方借住,这也不算亏。

“唔,怎么听着这么不情愿呢。”叶修掸了掸烟灰,继续撩着。

“靠靠靠,叶修你够了啊,不带你这么玩的,别占了便宜还不认账,到底给不给?”

眼见着黄少天就要炸毛了,叶修也没再逗他。

“刚才那声还凑合吧。借住你一晚是可以,不过先说好啊,哥是网管,现在住在网吧提供的小隔间里,床呢,只有一张,你要是不想跟哥挤,就只能去睡地板了啊。”

“没问题没问题,可以住就行。哥你太好了,走走,我们回家去。我都要饿死了,回去吃饭!”一听可以借住,黄少天立马被顺毛,拉起叶修的手就往前走,也不管路对不对。

“哎哎,少天,走错了,是这边。”叶修被这家伙极强的行动力弄得哭笑不得,赶忙带路,拉着人往回走。“走,哥带你回去吃好吃的,跟着哥有肉吃。”

落在身后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投影得长长的,拖在地上,最后影随人去,消失不见。而路灯下,空余几颗烟蒂。

跟着叶修回到网吧的黄少天,期待着一顿丰盛的晚餐。然而所谓的好吃的,也因为时间太晚、饭馆关门而演变成了红烧牛肉味的方便面外加一根火腿肠。

“哥泡方便面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叶修将面碗递给迎风泪流的黄少天。

带着对方便面的怨念,黄少天和叶修挤在一张单人小床上,陷入梦境。


评论(10)
热度(21)

© 叶烦烦 | Powered by LOFTER